首页 财经 新闻 央行 银监会 证监会 保监会 股票 基金 债券 外汇 期货

她舍弃锦衣玉食,选择做孤独的“提灯天使”

2019-12-30

  为了使命,我宁可不要婚姻

  英国伦敦的街头,树立着一座铜铸雕像,主角女性庄重的神情中藏着一丝温柔。这张面孔,也被印在10英镑纸币的背面。她就是近代护理学先驱——弗洛伦斯?南丁格尔(Florence Nightingale,1820.5.12-1910.8.13)。

  2002年BBC票选的“100名最伟大的英国人”中,南丁格尔位列第52名。她的生日5月12日被定为国际护士节,全世界人们借此缅怀这位伟大的女性。

  今天,是南丁格尔的109年忌辰。

  如今被尊称为“白衣天使”的护士,在授帽仪式时,都会聚在南丁格尔像前,戴上象征圣洁的燕尾帽,接过象征“燃烧自己,照亮他人”的蜡烛,仿佛有一瞬间,重温了当年南丁格尔在战场深夜,手提油灯巡视伤兵时,内心涌动的使命感。

  年少即非池中物:讨厌社交的富家女

  在血统等级分明的英国,南丁格尔仿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幸运儿。她的父母都拥有纯正的贵族血统,家境优渥。夏日炎炎,一家人便在凉爽的茵幽别墅避暑;秋日到来,便在恩珀蕾花园安居。

  剑桥毕业的父亲,从小便对南丁格尔实行精英式教育,小小年纪她便掌握了德、意、法、拉丁等多种语言,还擅长数学、绘画、音乐,是个才貌双全的淑女。按《傲慢与偏见》里的路数,南丁尔格不难嫁一个如意郎君,度过安逸的一生。

  但南丁格尔偏偏很“叛逆”。别家小姐在舞会中顾盼流连,她却对社交活动叫苦不迭;别家小姐热爱蕾丝舞裙、精致甜点,她却爱和小猫、小狗叽叽喳喳地,说着第三人听不懂的话。一次,一只山雀死了,南丁格尔用手帕小心翼翼地包好鸟儿的尸体,埋在松树下,还为它树起了墓碑。

  满目繁华中,南丁格尔却习惯独来独往,倔强而执拗的个性下,是一颗敏感而早熟的心。她仿佛早就穿透精致的高墙,看到了凋敝的真实人间——19世纪中叶的英国,经济萧条,民不聊生,战火一触即发。

  25岁那年,南丁格尔跟着父亲去探望久病的奶奶,并留下护理照料。奶奶病情刚有起色,家中的老保姆又病倒了,她又回到家中精心护理,直到老人辞世。同年秋天,家乡瘟疫肆虐,南丁格尔又主动加入牧师的医疗队,护理病人。

  初识护理:难登大雅之堂的职业

  在擦洗身体、清洗伤口、护理饮食的点点滴滴中,南丁格尔找到了锦衣玉食从未带给过她的充实。她发现与贵族生活相比,这份救死扶伤的事业,才是自己的挚爱。她决定,要将自己的一生投入护理工作中。

  聪慧的南丁格尔在照料瘟疫病人、寻访孤儿院时便知道,护理不是简单的洗洗衣服、量量体温,而是一门重要的学科,必须掌握大量知识,尽管在她之前,并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。

  19世纪的欧洲,当护士的女人大多无知、粗鲁,护士的活计也难登大雅之堂,人们观念中这是个与厨娘无异的下等职业,充斥着肮脏的脓液、痛苦的哀嚎。富家女南丁格尔一说出自己立志要当护士,便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  父亲劝阻无果,气急败坏地提着猎枪夺门而出;姐姐们气得歇斯底里地嚷嚷,说妹妹“中邪了”;母亲一改往日优雅,扬起巴掌要扇女儿,却被南丁格尔狡黠地躲开了。家人不支持,她便偷偷自学,后来离家出走到法兰克福女子医院,接受了系统的护理培训。

  之后几年,南丁格尔又周游了埃及、希腊、雅典等国,每到一处她不是饱览美景,而是考察当地医疗机构,积累见识的同时,目睹到的民不聊生也让她坚定了从医的决心。

  30岁生日那年,南丁格尔在日记本中写下:“今天我三十岁了,正是耶稣基督开始献身布道的年龄。从此不应再有幼稚的举动。不应再有爱情与婚姻的念头。只有让我遵循上帝的旨意思索,依照他的安排去做。”

  一鸣惊人:战火中的“壁影之吻”

  1853年,克里米亚战争爆发,英法联军伤亡惨重,1854年前线发回的报道写道:“法国、俄国伤兵都有修女照料,唯独英军几近自生自灭,伤员死亡率高达42%”,令国内哗然。

  35岁的南丁格尔甫一得知,便写信给作战部长夫人,自愿请命率领护理队赴战地救伤。数天后,南丁格尔便带领38名护士组成“驻土耳其英国总医院女护士团”,抵达斯库塔里。

  当时的英军医院脏乱差到极点,缺医少药便罢了,连基本卫生都不能保障,虫鼠横行。南丁格尔所在的斯库台医院里,没有干净的床单和毛巾,伤兵身上满是跳蚤虱子,病人每天只能分到500毫升饮用水,2000余名士兵共用着14个澡堂……

  恶劣的条件,加上药品紧缺,大批伤兵感染了痢疾与霍乱,导致死亡率居高不下。南丁格尔一眼看出问题关键,她身先士卒带领护士“大扫除”,三个月里洗净了一万件士兵的衬衫,并改善了医院的通风以及排水环境、清理了下水道。

  短短数月后,医院英军的死亡率从42%下降到了2.2%,南丁格尔也获得了“提灯女神”的美誉。伤病员写道:“灯光摇曳着飘过来了,寒夜似乎也充满了温暖……我们几百个伤员躺在那,当她来临时,我们挣扎着亲吻她那浮动在墙壁上的修长身影,然后再满足地躺回枕头上。”这就是流传至今的“壁影之吻”。

  南丁格尔在克里米亚的成功博得了各国的赞扬,护士工作的重要性也为人所承认。归国后,南丁格尔又开办了世界上首个正规的护士学校,为护理学教育奠定了坚实基础。如今她撰写的《护理札记》仍被奉为圭臬。

  后半生,过度劳累使南丁格尔染上终生不愈的疾病,1910年的今天,她在睡眠中与世长辞。

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,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。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